歐洲議會大選 中間派過半

2024年6月9日,一名選民在法屬太平洋領地新喀里多尼亞鄧貝阿的一個投票站為歐洲議會選舉投票(Theo Rouby / AFP)
2024年6月9日,一名選民在法屬太平洋領地新喀里多尼亞鄧貝阿的一個投票站為歐洲議會選舉投票(Theo Rouby / AFP)

【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歐洲議會選舉在週日(6月9日)結束,初步計票顯示,雖然極右翼如選前預測席次大增,但歐洲人民黨(EPP)仍是議會的最大黨,三個中間派黨團合計席次仍能過半,政治光譜「穩中偏右」。

歐洲議會選舉五年一次,涵蓋27國的合格選民達3.7億人,投票於6月6日在荷蘭開始,而多數歐盟國家都在6月9日投票,包括法國、德國、義大利、西班牙和比利時等。歐洲議會表示,這次選舉平均投票率51%,創20年來最高。

根據週一(6月10日)凌晨的初步估票結果,極右派兩大黨團「歐洲保守及改革」(ECR)、「認同與民主」(ID)共獲得130席,若加上退出「認同與民主」黨團的德國極右派「另類選擇黨」(AfD)所獲18席,歐盟選民對極右勢力的支持較上一屆大增約30席。

歐洲最大、中間偏右的「歐洲人民黨」(EPP)不僅維持最大黨團地位,並較上屆大增13席;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S&D)較上屆掉4席。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所屬的中間派「復興歐洲」(Renew)黨團更較上屆大減19席,反映馬克宏在國內聲望大跌。

不過,前述三個中間黨團合計仍有407席,在總計720席次取得穩定過半,這讓「歐洲人民黨」的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和歐洲議會議長梅特索拉(Roberta Metsola)的連任吃下定心丸。

范德賴恩在週日午夜前代表「歐洲人民黨」表示,週一第一件事就是與另兩個中間黨團會面,再次合作組成本屆議會的多數黨。

她說,「歐洲人民黨」的勝利代表多數民眾支持強大的歐洲,而極右和極左派選票都增加,對中間派而言責任更重大,尤其外來勢力欲使歐洲不穩定、弱化歐盟,「絕對不能容許此事發生」。

馬克宏的政黨慘敗

馬克宏創立的「復興歐洲」在選舉中慘敗。第一次出口民調顯示,其極右翼對手雷朋(Marine Le Pen)領導的「國民聯盟」(National Rally)贏得31.5%的選票,比上屆歐洲議會選舉增加約10個百分點,領先「復興歐洲」逾16個百分點。這也為雷朋參與2027年總統大選打下基礎。

法國社會黨在選舉中得票率為14%,排名第三。馬克宏隨後宣布將解散國會,並將在6月底舉行國會選舉。

極右翼大有斬獲

除了法國之外,極右翼黨派在義大利與奧地利皆拔得頭籌,荷蘭極右翼黨派也表現出色。

在德國,中右翼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預計贏得29.5%的選票。反移民的「另類選擇黨」贏得排名第二,其支持率從2019年的11%上升至16.5%,甚至擊敗了總理蕭茲(Olaf Scholz)領導的社會民主黨,社會民主黨的支持率跌至14%。

德國執政聯盟的三黨合計得票率勉強超過30%,綠黨損失慘重。

綠黨式微 歐盟氣候議程遇挫

綠黨席次較上屆大幅滑落20席,代表歐盟過去5年在氣候政策展現的強烈企圖心不受認同。中央社報導,中間派雖在議會占多數,但極右派聲勢崛起將首要牽制歐盟移民政策,對氣候政策也會有影響,就算不能翻轉方向,也會使歐盟決策得花更多時間協調。

布魯塞爾歐洲暨全球經濟研究所(Bruegel)客座研究員尼柯里(Francesco Nicoli)說:「綠黨是徹頭徹尾的輸家,馬克宏也是,但敗選的趨勢在選前就已經很明顯了。」

自2022年俄烏戰爭爆發,歐洲民眾日益關切安全與生計,包括移民,取代了對於環保的關注。

由於當選的議員仍有機會選擇加入哪個黨團,因此新一屆歐洲議會的左右派版圖仍可能變化,直到7月中第一次大會選出議長、副議長才塵埃落定。「歐洲保守及改革」會否倒向「歐洲人民黨」,是觀察的重點之一。◇

延伸閱讀
2024年歐洲議會選舉正式開始
2024年06月07日 | 10天前
傳歐盟延後對中國電動車加徵關稅
2024年05月31日 | 17天前
英宣布7月4日國會大選
2024年05月23日 | 25天前
美國校園反猶活動擴大 拜登兩難
2024年04月24日 | 1個月前
助理涉共諜 德議員被調查
2024年04月24日 | 1個月前
川普、拜登比拚經濟成績單
2024年03月25日 | 2個月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