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美版《三體》觸動中共高層勾連的密碼

2024年3月10日,在北京大會堂舉行的中共全國政協會議(CPPCC)閉幕式上,人們從攝影屏幕上看到中共黨魁習近(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2024年3月10日,在北京大會堂舉行的中共全國政協會議(CPPCC)閉幕式上,人們從攝影屏幕上看到中共黨魁習近(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岳山

【大紀元2024年03月23日訊】中國科幻小說家劉慈欣的作品《三體》被美國流媒體平台網飛(Netflix)翻拍,3月21日首映。第一集開場呈現中國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期間,紅衛兵批鬥、毆打科學家的血腥畫面。意外引發人們對文革的反思。但據說中共官方對當中的文革批鬥畫面全網屏蔽。

筆者認為,文革是中國人集體的痛苦回憶,那時期的中共黨文化之毒,也使成長於那段時間的中共現屆高層受害。但他們在權力慾望支配下,不想讓人們知道真相,並且否定真相,因而才有文革重來的危險。

美版《三體》開場震撼觸動習近平敏感點

在《三體》首集開頭3分多鐘的片段中,網飛版《三體》就呈現了極其血腥、殘忍的一幕:北京清華大學的一名天體物理學專業的女大學生葉文潔,親眼目睹自己的父親、著名的物理學家葉哲泰在台上被「文革」中的紅衛兵批鬥,最後被活活打死。

政論家唐浩在X(前推特)平台談觀後感時寫道:「最新影集《三體》一開篇就展現不凡氣勢:一,重現中共文革的殘酷、血腥與破壞人倫;二,重現中共如何製造集體恐怖來控制人民;三,披露中共『無神論』的愚蠢以及對神佛的仇恨。」(點擊看帖文和片段)

在X上,有網友發出文革時的影像片段說:「現實比電影要殘酷得多。看看裡面有多少照相錄像的人,說明這種批鬥遊街完全是上面預先精密安排好的。」(見擊看帖文和片段)

在劇集還未播出時,網飛版《三體》就已經是一些網絡民族主義者口誅筆伐的對象,那些小粉紅聲稱這是「抹黑中國」「有意的」。

網絡更傳出,中宣部、網信辦本月中已提前下令,全網屏蔽即將上架的美版《三體》中關於文革批鬥的內容。

有電影界人士透露,《三體》中涉及「文革」的內容,觸及習近平的敏感點。因為早在2013年,剛上台的習就提出「不能以後30年否定前30年」。而時下,習近平正在重啟「文革2.0版」。

習文革受害 為何崇毛和留戀文革?

文革是中共建政後,毛澤東發動歷次政治運動的高潮期,史稱「十年浩劫」。

文革期間 ,中共的領導人劉少奇被關押病死,其妻王光美長期監禁,長子自殺,其餘子女均受迫害,彭德懷、陶鑄關押多年病死。習近平父親習仲勳早在文革爆發之前的1962年已經遭到政治整肅,文革中被遊街、批鬥,聾了一隻耳朵。

習近平本人在文革中直接受害。據習仲勳「忘年之交」楊屏長文披露,文革開始的時候,習近平剛13歲,那時習仲勳還在洛陽礦山機器廠接受「改造」。當時還是中學生的習近平只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革的話,就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在中央黨校的院子裡被關了起來。

中共中央黨校召開批判六個「走資派」的大會,最後一個人就是習近平,前五個是大人。他媽媽齊心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習近平時,媽媽齊心被迫舉手喊口號打倒她兒子。批鬥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見。

一天夜裡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習近平跳窗戶跑回家。齊心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習說「媽媽,我餓。」習萬萬沒有想到,媽媽在他不知情的清況下,冒著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當時飢腸轆轆的習近平「當著姊姊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習近平在一張連椅上熬過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進「少管所」勞動改造。

轉眼習近平自己掌了權,卻轉向毛左路線。去年12月26日是毛的冥誕日,習曾率領官員在毛澤東紀念堂,拜毛的屍體,高調吹捧毛。

今年2月1日,習現身天津,期間特意提到在文革「串連」時,吃過天津包子。他不無留戀地說:「1966年,我出去串連經過天津站,站台上有賣天津包子一小盒6個,我就買了一盒,哎喲,我說怎麼這麼好吃!」習所說的串連,就是當時在全國串起「內鬥」的方式。

今年3月18日,習去湖南參觀毛的母校——湖南第一師範學院(城南書院校區),察看毛在學院讀書時住過的宿舍,包括「毛澤東的床位」。相關視頻被轉發到海外X上,網民紛紛譏諷:「毛魔在召喚。」

事實上,官方文章顯示,習確實未從當年的浩劫中吸取國家民族的教訓。他在2018年5月4日的講話中捧馬克思時,未提到反右、大饑荒、文革造成數千萬生靈塗炭,而是用一句「艱難探索」遮過。文革後鄧小平掌權開始,官方對文革持否定態度,但到2021年,中共對建政後到文革結束的前30年的新論述,卻是:儘管「充滿艱難曲折,甚至遇到重大挫折」,但總體上「取得的成就令人矚目」。

種種跡象表明,習近平是個根深蒂固的毛主義者。而根源在於他當年讀小學就開始接受的中共紅色價值觀,中共強制灌輸的印記,沒有因為他受過迫害而輕易被去除。

中共高層相互勾連的密碼

從年紀看,現任中共高層基本上是文革成長的一代。文革十年(1966年5月16日—1976年10月6日),中共現任七常委在哪兒、在幹什麼?從公開資料看,只有習近平能夠具體到事件,其他人不詳。

習近平1953年生,在北京市八一學校讀小學剛畢業,因文革衝擊而中止初中學習,1969年到陝西省梁家河當知青,1975年作為工農兵學員進入清華大學化工系基本有機合成專業學習。

李強1959年生,在浙江溫州的馬嶼鎮上念完小學和中學。1976年7月,17歲的李強在中學畢業後即參加工作。後在浙江農業大學寧波分校農機系農機化專業學習。

趙樂際,1957年生,1974年在青海當知青,1975年8月返回城市。作為最後一屆工農兵大學生,趙樂際於1977年2月進入北京大學哲學系學習。

王滬寧,1955年生。文革期間,王滬寧父親挨鬥,為了防止三個兒子在外面混日子,經常將他們關在家裡,要求他們抄寫《毛選》。王滬寧本來也是工農兵學員,1972年至1977年被推薦在上海師範大學幹校外語培訓班學習。

蔡奇,1955年生。1973年3月,17歲的蔡奇下工勞動,在福建省永安縣西洋公社當知青。1975年獲推薦為工農兵學員,進入福建師範大學政教系學習。蔡奇後來主政北京期間因大冬天驅趕所謂「低端人口」引發爭議。

丁薛祥,1962年生。1978年,16歲的丁薛祥考入東北重型機械學院(現燕山大學)。文革期間丁薛祥未算懂事。

李希,1956年生。文革期間,1975年7月,他就在家鄉雲屏公社擔任幹部,開始步入官場,並於1976年調赴兩當縣文教局工作。

中共政治局中其他習的親信,比如中央政治局委員何立峰、中央書記處書記王小洪、中共中央黨校校長陳希,都跟習近平有相似的「上山下鄉」的所謂「知識青年」經歷,或者類似「工農兵學員」的學歷。

出於對權力的慾望,因而好了傷疤忘了痛,以及對文革經歷留戀,對毛澤東崇拜,可能是現屆中共高層共同的特點,也是他們能夠相互勾連的「密碼」。這一代中共領導人,近年正在大肆搬用毛當年的「楓橋經驗」治國,這是一種讓地方的酷吏、打手,把全國每一個人控制得嚴嚴實實的黨治模式。

前中共總理溫家寶在任期內最後一次總理記者會上講過一段話:「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就不可能進行到底,取得的成果可能得而復失,社會新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

最近許多人重溫溫家寶這段話,認為這是「神預言」。在我看來,在中共十八大前習近平上台之前,溫家寶雖然在高層人事,特別是中共黨魁接班人選上沒有話事權,但他了解習近平的文革情結,看到某種可怕走向,因而藉此提醒人們。

回過頭來看,美版《三體》開場的文革片段,之所以敏感,正是因為觸動了中共高層的黨文化思維互通,又因權力慾望而勾連的這一「密碼」。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孫芸#

延伸閱讀
共官批「假戰力」 意外洩軍隊造假
2024年03月10日 | 1個月前
兩會經濟目標 專家:脫離現實
2024年03月06日 | 1個月前
喊停總理記者會 中共政治完全黑箱化
2024年03月05日 | 1個月前
中共黨魁促高官表忠 或加強監控
2024年02月27日 | 1個月前
習想講好中國故事 學者:結果更糟
2024年02月21日 | 1個月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