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耕牛文化的奮鬥者 拖拖拉拉牛隊長高一鑫

「拉拉」是高一鑫養的第一頭牛,很會撒嬌。(廖儷芬/攝影)
「拉拉」是高一鑫養的第一頭牛,很會撒嬌。(廖儷芬/攝影)

【記者廖儷芬/彰化報導】

在彰化溪州的清晨,露氣蒸薰,農田間漂散著晨曦的淡淡氣息。高一鑫,一位42歲大學企管系畢業的青農,和他的夥伴們準備著開啟一天的辛勤工作。他的工作伙伴不是普通的農民,而是彰化溪州最獨特的隊伍——「拖拖拉拉牛耕隊」,這五頭牛就是成員之一。

彰化溪州最吸睛的「拖拖拉拉牛耕隊」,前往田尾鄉參加活動。彰化溪州最吸睛的「拖拖拉拉牛耕隊」,前往田尾鄉參加活動。(高一鑫提供)

高一鑫堅持著自然農法,守護著珍貴的耕牛文化。隊伍中的每一頭牛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有的是差點被送進屠宰場的肉牛,有的是在老農人無法照顧後被高一鑫接回來的。「這隻白色的是海牛,叫小白,牠24歲,大概人類的80幾歲就很老了,我們從彰化芳苑買回來的,幫蚵農在載蚵的海牛,牠腿有點退化了。」高一鑫詳細的介紹著,手一邊拍打著小白身上會吸牠血的牛蠅。

這是退休的海牛,原本工作是幫蚵農到潮間帶載蚵。這是退休的海牛,原本工作是幫蚵農到潮間帶載蚵。(廖儷芬/攝影)

高一鑫並非一開始就是農業專家,但通過11年的努力和學習,他逐漸掌握了自然農法和牛耕技術,與五隻牛隊友們培養出了絕佳的默契。看「拉拉」不斷的伸著舌頭和他撒嬌,可愛模樣很難想像,牠一天要吃四、五十斤的甘蔗梗或玉米梗,高一鑫不餵牠們飼料。高一鑫表示:「我沒有餵飼料,我只能每天割草,還好附近農民也會送來玉米梗,一天的量,一頭牛大概要吃四、五十公斤的草,所以幾乎全年無休,我如果出門不能超過一天,那一天會請朋友幫忙照顧牠們。」

小朋友來幫忙割牧草,當一日養牛人。小朋友來幫忙割牧草,當一日養牛人。(高一鑫提供)

牛耕雖然效率不及現代化機械,但高一鑫堅信這是對土地和環境最友善的方式。他不使用除草劑,保護著大地的純淨和生機。「水牛怕熱,就注意不要讓牠在太陽下曝晒,最好有地方給牠泡水。水牛力氣很大,又會爬又會跑,通常牠不會攻擊人,牠不想配合的時候,就會跑給你追。但水牛很會整地,可以整的比機器還要平整,水平均的話,水稻就可以長的好。不過還是要人跟牛配合的好,靠經驗和技術的累積。一開始我和拉拉搭配滿順利的,後來有一陣子,牠排斥跟我工作,下田就一直玩,不配合,等牠玩累了,我也累了。」高一鑫分享他的水牛哲學,覺得養牛無法數據化,因為每天不同的狀況,也有不同的考驗。

用水牛耕田會比較平整,水流較均勻,水稻就會長的比較好。用水牛耕田會比較平整,水流較均勻,水稻就會長的比較好。(高一鑫提供)

然而,隨著現代化的衝擊,耕牛文化幾近消失。高一鑫深知這一點,因此他不僅堅持著,還積極地將這份文化傳承下去。他在彰化溪州找了一處三合院,作為拯救耕牛文化的重要基地。諾大的老房子,除了充滿古意之外,到處都是高一鑫正在晒的牛糞,但一點臭味都沒有,高一鑫的女友陳美妃表示:「我們會先把牛糞晒乾,然後機器磨成粉,再用一些木材做的黏粉加工塑形,像這朵玫瑰型狀的熏香,就是用牛糞做的。(這個晒多久)看天氣,大概一個禮拜左右就好了。那個牛糞盆栽的話就是用新鮮牛糞做的,它塑形很快,乾掉之後,就加一點培養土在裏面,就能種植物,一天澆一次水就好了。(為什麼它沒有臭味)牛糞晒乾以後,基本上沒有味道,因為牠是吃草的。」

把牛糞曬乾後,磨成粉,加上黏粉,就能塑形,用來薰蚊了。把牛糞晒乾後,磨成粉,加上黏粉,就能塑形,用來薰蚊了。(廖儷芬/攝影)

除了農業生產,拖拖拉拉牛耕隊也為農村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商機。他們將牛糞製成了文創商品,如牛糞薰香和牛糞花器。

高一鑫會用牛糞做盆栽,用培養土種些植物,每天澆點水就可以了。高一鑫會用牛糞做盆栽,用培養土種些植物,每天澆點水就可以了。(廖儷芬/攝影)

拖拖拉拉牛耕隊伍中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和五頭牛,他們共同努力,將友善土地的理念和耕牛文化傳承下去。高一鑫提到:「我養牠們,我需要賺錢,但是我不是為了賺錢,但是我需要賺錢才能養牠們,所以我不會說它目前可能支出大於收入的話,就收掉,養牛就像人家說的志業。這些退役的或是養牛人年老了,無法繼續照顧牠們,我們不養的話,牠們就會被送進屠宰場。」最近拉拉參與電影的拍攝,沒想到牠從被淘汰,到現在成熟穩重,拍攝表現相當完美,十一年了,讓高一鑫想到這些年心酸孤單的路程,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小朋友體驗用水牛耕田,對現代人來講,這是難得的經驗。小朋友體驗用水牛耕田,對現代人來講,這是難得的經驗。(高一鑫提供)

高一鑫說,他不僅是為了賺錢,更是為了保護這些牛。這是他對土地和文化的承諾。即使收支不平衡,即使面臨著種種困難,他們都會堅持下去。所以目前拓展產值的方法,除了種水稻、蘆筍,也會到學校做鄉土教育推廣,讓小朋友了解牛耕的知識和文化。也正計畫推出「穀東制」,讓民眾除了可以拿到自然農法生產的米之外,還能用行動支持牛耕文化。

高一鑫提到:「我養牠們,我需要賺錢,但是我不是為了賺錢,一個志業吧。」高一鑫提到:「我養牠們,我需要賺錢,但是我不是為了賺錢,一個志業吧。」(高一鑫提供)

拖拖拉拉牛耕隊的故事,不僅是一個青農的奮鬥史,更是對耕牛文化的堅守與傳承。他們的努力讓人們重新認識了耕牛的價值,並為農村帶來了新的希望和可能。

延伸閱讀
彰車禍姊姊醒了!搶救21天能眨眼
2024年03月13日 | 1個月前
溪州心型彩繪插秧
2024年02月21日 | 1個月前
借鏡日本 彰化打造城市美學園藝造景
2024年03月11日 | 1個月前
科技執法 彰化啟動木棉花季水質監測
2024年03月06日 | 1個月前
取消